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章

可儿慌张的扳开我手:“我是你姐姐,被人看到就完了。”

时间:2017-12-08 19:07:00来源:心情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79次
 

不要进去 我是你姐姐

可儿慌张的扳开我手:“我是你姐姐,被人看到就完了。

”关了下面房门后,我们去了她房间。

刚开始我还假装认真的做作业,过了一会儿,就专盯着她写作文了,手也悄悄的搂在了她的腰上。

可儿完成一个作文后,把作文本那给我:“我写完了,你看一下,这么丑的字,像不像是你写的。

”“像,太像了。

”我连声说:“可儿姐姐,写了这么半天也累了,我们睡会午觉吧。

”可儿这时发现了我的手,她羞涩的笑着说:“坏弟弟,又想像上次那样欺负我是不是?”我诚恳的点头:“媳妇,你知道吗,现在我每晚睡觉都会梦到你。

你再让我看看吧。

”“不行,妈妈回来看见了,怎么办啊,上次我都被她打骂了一顿。

”可儿伤心的说。

“那婶儿说了什么没有?”这点我很关心。

“就是说以后不许跟你那样了,女孩子结婚之前不能随便让男的碰,如果让男的碰了,以后会被丈夫嫌弃的,一辈子都没好日子过……。

”可儿一口气说了好长一段薛慧对她的教导。

我说:“那是不能让别人碰啊,我碰了怕什么。

以后还不是得我娶你。

”“我知道啊。

”可儿一脸纯真的说:“可是,万一再被妈妈发现了,我害怕以后我们俩都不能在一块玩了。

”我把小书桌搬开,握着可儿的纤细手臂说:“这次不会了,去镇上要很久才会回来的,你看现在才中午呢,婶儿就是飞也飞不回来啊。

”可儿低头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说:“那要是万一呢?”“别万一了。

”我蛮横的将她抱起,压在床上:“绝对不会有事的。

再给我看看吧,我都想死你了,媳妇。

”“那你先起来啊,你压着我难受。

”可儿好像呼吸不过的样子。

我起身后,她让我转过身去。

听到她命令再转回头,可儿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

但少女的羞涩和矜持还是让她用手护住了自己上下两处隐私。

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的干净,伏在她身上,拿开了她上面的手,可儿便闭上了眼睛。

我埋下头捧着一对小椒ru舔弄。

可儿嗯哼连篇。

下身的手也在小虫的顶撞下,退开了。

突然我感到背上吃疼,抬起眼皮,才发现可儿嘟着粉嫩小巧的嘴唇,我忙凑了上去。

小虫也像蜜蜂似的在粉红的花瓣上撞来撞去。

粘乎乎的蜜液越渗越多。

嘴唇分开的时候,可儿笑着说:“你不怕脏啊,还吸我的口水吃。

”“上次不是还吃了你下面的口水吗?”我坏笑说,手里又抓着了她的小苹果。

可儿皱了下小鼻头,淘气的说:“有次我自己也尝了下,好难闻的味道,你是怎么咽下去了的啊?”“因为喜欢你,就自然咽下去了呗。

”我轻松的回答说。

可儿主动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她弓起双腿,然后分开,指着自己下面说:“我知道你们男人会用那个东西,塞到女人身体里去,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只是不要再吃我下面的口水了,真的很脏。

”我受了命令,将她推倒,正欲进入之际,突然想到应该先让她给我用嘴弄弄才好。

面对我提出的怪要求,可儿直接拒绝。

我说上次我都吃你的了,你吃下我的也应该啊。

可儿犹豫了半天,见我没有丝毫要退却的意思,闭上眼睛说:“那我试一试吧。

”我躺了下来,她到了上面,小虫刚刚碰到她冰凉的嘴唇,就被吐掉了。

“怎么了?”我仰起头问。

“我不知道怎么吃啊?”可儿又是为难又是疑惑的说。

我感到好笑,告诉她说:“冰棍怎么吃,你就怎么吃好了。

”“哦,那我再试试。

”可儿说着又埋头下去。

我看着她先是含住了蘑菇头,皱着眉头舔下一下,似乎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难受吧,她又吞下了一截。

不得不称赞可儿是个聪明的女孩,没几下就学的像模像样了,只是技术不如朱莹莹那么娴熟罢了。

“可儿。

”我们闻声抬头,推开的房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正是上次搅了我们好事的薛慧。

可儿的反应似乎慢了些,她看到她母亲的时候,嘴里还喊着我的虫子。

“婶儿,其实……我们……”我赶紧把可儿推开,拿过衣服盖住下身。

可儿没有像上次那样去抢被子,而是发傻了似的看着薛慧。

那神情好像世界末日就站在她眼前。

“婶儿……我们……。

”我脑子里十分的清醒,但这个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任何的雄辩都掩盖不了事实的。

薛慧差不多站在门口看了我们十来分钟,这期间可儿完全傻了,我在她的注目礼下穿完了衣服,然后拿被子裹住了可儿的身体。

“你跟我过来。

”薛慧脸上的怒气渐消,平静的说。

我对可儿做了一个不要害怕的手势,跟着薛慧出了门。

进了她们房间后,我主动承认错误,并表示她怎么惩罚我都行,就是不再打骂可儿。

薛慧坐到床上,面容和气的说:“我想我是应该跟你好好谈一谈了。

”“你说吧,我都听着。

”我站到她面前,根本不敢同席而坐。

“你真喜欢可儿吗?”薛慧问。

我点点头:“婶儿,我从小就喜欢可儿,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读完大学以后娶可儿做媳妇。

”“为什么会喜欢她呢?”薛慧似有不理解我的这种感情。

“因为……可儿很懂事,而且还长的漂亮。

”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抬头看着薛慧讨好的笑着说:“她长的跟婶儿你很像,在我心里,婶儿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

”面对我的回答,薛慧显然很意外,愣了一下,她摸着自己的脸颊:“你胡说什么,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又是个跛脚,有什么漂亮的。

”“不是啊。

”我不由得靠近了薛慧,似有似无的把手放在她手上:“婶儿,你真的很漂亮,虽然你跛脚,但是并不会影响一个女人的容颜啊。

”我指着墙上画报上一个女明星说:“她就没有你漂亮。

”“你个坏孩子。

”薛慧拉住了我的手,笑着嗔怪:“真是会说话,难怪我们可儿什么都肯给你。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我诚恳的说。

薛慧沉默了一小会儿,抬起头说:“你真的很想做那个事吗,都是跟谁学的?”“这个人长大了就自然会了啊,怎么会需要学呢。

”“可是你……。

”我打断她说:“我知道错了,婶儿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别打可儿就行了。

”“好,我不打可儿。

”薛慧商量的说:“那你以后不要跟可儿做那种事了好不好?”“嗯,我一定不会了。

”“那,那你总想的话怎么办呢?”薛慧担心的说:“那别家的女孩还不是同样会被你欺负。

”我摆手说:“绝对不会,我只喜欢可儿,当然还有婶儿你。

”薛慧又是一阵缄默,她把我手抓紧了说:“你真的喜欢婶儿?”“嗯。

”我认真的点头。

薛慧说:“那婶儿让你干那事,你以后千万不许碰可儿了好不好?”“啊?”这完完全全出乎我的意料。

“不愿意吗,是不是嫌弃婶儿?”薛慧的神色暗淡了许多。

“愿意,婶儿长的这么漂亮,我当然愿意了。

”这样的关键时刻,我当然不能有虚叟的迟钝。

薛慧掠了掠垂落的发丝,脱了鞋坐到床上说:“快点吧,可儿现在不会过来的。

”我看着她姣好的面容和胸前高高的突起,飞快的把自己脱了个干净。

薛慧捂着嘴偷笑,把白色短袖脱了去,一对大肉球弹跳出来,高傲的挺拔着,竟然比朱莹莹和程雪的都大了稍许。

杨柳纤腰,肤质紧致,只是肤色稍显深了点,呈浅浅的小麦色。

我扑上去捧着大肉球吃起来,口感和味道完全和可儿的小苹果不一样。

我终于找回了只有在朱莹莹身上才能尝到的美味。

“小坏蛋,你都欺负过我们家可儿多少次了,这么会弄?”薛慧柳眉轻颦,一脸享受的表情。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更卖力的做着。

薛慧和可儿不愧是母女,她搬起我的头说:“来,亲亲婶儿。

”我衔住她的嘴唇,两人激吻。

薛慧比我还急,似乎已经饥渴了许多。

相关阅读

我被人下过药,当时疯了一样觉得好痒,小腹中那好想有一股

我被人下过药,当时疯了一样觉得好痒,小腹中那好想有一股火在燃烧,我闯进一个房间里,使劲磨!难受……想脱衣服……想要……一只大掌直接

3.师兄 她越哭越凶,山中火光四起,老祖慌慌张张找

3.师兄 她越哭越凶,山中火光四起,老祖慌慌张张找来,愁容满面地问:小祖宗,你又哭什么? 我要修成人身。顾小骨坚定地说。 胡闹什么啊小祖

真特么无语了!弄完了才看到套套漏了!

真特么无语了!弄完了才看到套套漏了!

你们有遇到过色狼被人占便宜吗?真正的被色。不是那种摸

你们有遇到过色狼被人占便宜吗?真正的被色。不是那种摸你一下你就觉得被色了的那种。有的话说出来分享一下。留言,分享一下。

啪啪啪时被人发现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有过类似的经历吗

啪啪啪时被人发现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欢迎大家评论区交流分享,喜欢的点赞送花花哟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