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文章

“啊?”程雪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啊,朱阿姨强

时间:2017-12-08 10:07:00来源:心情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88次
 

瞪大眼睛

“啊?”程雪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什么啊,朱阿姨强迫你。

”我点点头,快非把我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坐在床上的朱莹莹傻眼了。

“朱姐,这是真的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小孩子啊?”程雪大声质问。

朱莹莹低着头落泪,半晌不肯说一个字。

程雪上去扯她衣服:“你给我滚,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

你要再敢勾引我外甥,我就叫人打死你。

”朱莹莹摇头,发丝乱飞。

我呆立在旁,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她们拉扯着下楼以后,我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程雪回来的时候也哭了,她走上来给我两耳光:“你才多大啊,怎么那么不要脸,什么女人你都看得上。

”“她……她……。

”“她什么她,滚回屋睡觉去。

”程雪以命令的口吻说。

我捂着脸回到自己屋,躺在床上心情复杂。

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是不是过于冲动了。

这么一闹,往后我和朱莹莹之间就彻底没戏了。

但是……我很快自行打消了自己这些自私卑龊的念头。

既然都已经做了,绝无回头的余地。

何必为那一个女人,让自己惆怅。

第二天起来,程雪表现的很平静,我跟她说话都一如照常。

好像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大呼幸运,如此看来,她已经原谅了我的过错行为。

“这周照常请假吧,在家把身体养好。

”周日这天,程雪说。

我拿了咸菜桶,递给她:“快去给我炒咸菜吧,再不去上学我就跟不上了。

”“你真的能行?”“你是成年人,应该知道这种事不需要静养的。

”其实我最不想扯到这个问题了。

“那好吧。

”程雪拿着咸菜桶进了厨房。

去学校的时候,程雪送了我一段路。

我们心照不宣的有了心理约定。

她大概是怕朱莹莹会不甘心的在半路上劫道,我担心的也是她半路杀出,不同的是结果,她怕朱莹莹把我又弄家里去了,我怕的是她心生报复,虽然她是个女人,但我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

可儿照常跟我一路,程雪将我们送出村口的林子,看着我们下了山口,才转身往回走。

“弟弟,你到底生了什么病啊?”可儿问。

“没有什么。

我不是不让你问了吗?”我没好气的说。

可儿不跟我讲话了,一直到学校都没有再说一个字。

整整一周我都过的提心吊胆,最终还是平稳的渡过了。

虽然身体没有及时恢复原样,精神上却是大好。

周末回家程雪还专门给我弄了些进补的东西吃。

晚上,她来到了我晚间。

“舅妈,你有事吗?”我真起身问。

程雪做了一下手势,让我坐下,随后自己也在床上坐下。

程雪说:“本来有些事不该提了的,但是我想还是得问一问,不能因为问题尴尬,我们就回避。

你父母把你交给了我,舅妈就要对你的成长负责。

”我猜到她要说什么事了,低下头说:“你问吧,我会照实回答的。

”“你们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是……。

”真正需要面对的时候,我才感觉到难以启齿:“那次,她跟你说让我去她家睡……。

”“这么快,第一晚就发生了,是你们俩谁主动的?”程雪急切的问,看得出她有些生气。

我还是低着头:“当然是她了,她穿性感的睡衣和内衣诱惑我,但是我抗住了,出事是在第二晚上。

”“那也差不多,她都还没我好看,你怎么就看上她了,不知道她是个乱来的女人吗?”程雪的语气里流露着轻蔑。

我心想,你不是也乱来吗,你好看,我要你,那你得给我啊。

但我口头上说:“我已经在青春期了,肯定经受不住诱惑,我和金玉的事你是知道的。

你不给猫吃鱼,你觉得他能活下去吗?”“这么说你觉得自己做的对了?”我知道自己有说错的地方,连连摇头。

程雪又问:“算了,其实这里面我也有责任的,要是当时多留个心眼,我不让你再去她家,肯定就不会出事了。

我也知道,自己以前做的那些事,对你有影响。

但是你要清楚,你还是个孩子,你在不适合的年纪做了不该做的事,是会付出代价的。

尤其是像你和朱莹莹这么折腾,会伤了你的那东西,以后人就废了。

”“真的吗?你骗我?”我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向医生咨询过了。

”程雪认真的说:“你明白了吗,在十八岁之前,我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身体,要是折腾出事了,以后连老婆都娶不到。

”“可儿又不会知道我伤了。

”那时候,我坚信长大了我要娶的人就是可儿。

长大之后才知道年少的想法有多么的天真。

程雪说:“可是结婚之后她就会知道啊,你认为一个守活寡的女人会怎么做?”“像你一样,偷人。

”我脱口而出。

程雪气的皱着眉,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我小声的申诉:“对不起,我说实话了。

”程雪不服气的反驳说:“舅妈知道自己以前有错,可是你应该都看到了啊。

自从那次我们有约定后,家里就来过男人了。

”“那你想的时候怎么办啊?”可能觉得自己现在算个生理经历上的大人了,我觉得可以处在平等地位的和她讲这些话。

程雪一愣,显然没有想到我会问她这样的话,她吞吐的说:“这个……这个是舅妈的私事,你小孩子不要乱问,总之我已经变了。

”我假装相信的点点头:“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那你和朱莹莹后来呢?”“你要听简介的还是详细的?”我抬起眼皮看她。

“当然是详细的,不了解情况往后我怎么教你改正呢?”程雪换了个坐姿,双腿合拢,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几乎没有什么错漏的把自己和朱莹莹之间的故事说了一遍,只有在讲说某些过于露骨情节是,她会提醒我不用说的那么细。

讲到后面,她完全不打岔了,像听故事一样入了迷。

我讲完以后,程雪还沉浸在其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你还有没有问的吗?”我问道。

程雪摇摇头,起身说:“你休息吧,我也回去睡觉了。

”我傻傻的看着程雪离开,觉得她根本不是帮助我脱离‘苦海’的,而是专门来听故事。

生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我照常上学回家,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看见朱莹莹。

身体也逐渐恢复了原样。

有一天,金柱的父母突然回来了,他的父亲叫金宝,但他喜欢别人叫他金豹,一听名字就不是好货。

金宝和我不怎么熟,跟程雪也不熟。

所以他的归来对我们而言,没有什么关系和影响。

只是金柱突然说他要去上学,并且还要和我一个班。

他的理由是,自己干了这么久农活,终于认识到了知识的可贵。

我当然知道他这是个扯淡的借口。

虽然他不肯言明,我却大抵能猜到,他是看上我的语文老师章小芷了。

那次去学校给我送炸肉他们见过一面,后来不久他又好几次去学校看我,遇到章小芷他就显得特别高兴,想着办法的跟她多说上两句话。

若是他来时,任课老师不是章小芷,他就会有意识的提起。

我对他上学的态度是精神支持,毕竟多点文化不是坏事。

但是我们都上学半个学期了,他突然去插班,根本跟不走。

开始金宝也劝他下个学期读初一,奈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金柱执着的让他没有选择,三番五次屋学校找老师说情送礼,总算把金柱插到了我们班上。

他的到来,终结了我和杨小沫的同桌关系。

班主任让学习成绩最好的杨小沫帮助他进步。

我和可儿如愿以偿的坐到了一起。

“沈丹,我走了哦。

”杨小沫搬书的时候,小声的说。

我悄悄的对她摆摆手。

可儿做过来以后,先把桌子瞧了一遍说:“你们俩竟然没有在桌子上作界限啊?”我拿出笔:“我们是不是要分界啊?”“你想的美,我是姐姐,你得随便让我用整张桌子。

”可儿难得霸气的说。

“好吧,我听媳妇的话。

”我嘿嘿笑着。

可儿瞪了我一眼,坐下后难为情的说:“你不许叫我媳妇,叫姐姐,知道了吗?”我木然的摇头。

可儿气的不再搭理我。

相关阅读

新的内裤,不知道好不好,赶紧挺清秀的,你说呢?

新的内裤,不知道好不好,赶紧挺清秀的,你说呢?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