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章

“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可儿折了一小节松树枝拿在手里折

时间:2017-12-07 14:05:00来源:情感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59次
 

我知道你喜欢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

”可儿折了一小节松树枝拿在手里折断,又折断:“我们都还这么小,你应该好好读书啊。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喜欢别的男生的,等我们长大了,我就和你在一起。

”我乐的嘿嘿笑:“这么说,你也喜欢我了?”可儿抬起头,明显的愣了一下:“我不清楚,好像有点喜欢吧,我一直都把你当弟弟的。

”“当弟弟喜欢?”“嗯。

”可儿的表情告诉我,她说的是实话。

我没想到她是这个回答,不悦的说:“你自己玩吧,我去踢球了。

”这一周过的很快,杨小沫也要跟着我们回去,她说要去可儿家看看。

结果第二天他们俩在程雪家呆了一整天。

程雪很喜欢聪明乖巧的杨小沫。

送走她们,程雪感慨的说:“小沫长的真漂亮,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

”我不屑的撇嘴:“娶了给你做外甥媳妇要不要啊?”“好啊。

”程雪开心的转回身说。

“好什么好,你想都不要想。

”程雪呛我说:“你以为你是谁呀,想娶睡就娶睡呀。

我看将来可儿都未必肯嫁给你。

”我不服气的说:“她又不当尼姑,不嫁给我还能怎么办。

”程雪笑着拍了我一下。

这天晚上,我开始想起可儿来了,尤其是她那对我从没见过的小肉球。

后来实在感到难受,我跑去了程雪的房间。

我直接躺倒她床上,抢她的被子:“舅妈,让我跟你睡一会吧。

”程雪往床的另一侧躲了躲:“快回自己屋去睡,都快成大人了,怎么还可以和舅妈一起睡觉。

”“哎呀,就让我挨你睡会吧,就一会儿。

”我死皮赖脸的扯开了被子。

程雪下了床,把被子丢给我说:“那我们换床睡。

”我哪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赶紧追了上去,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她反锁了房门。

我不知道哦啊钥匙藏在那里,痛恨的睡到了她床上。

我扑伏在床上,嗅着被子和枕头的味道,还真残有一股芬芳的香味。

我记得程雪偶尔也会用一点香水的。

躺了一会儿,睡不着。

我想起了她柜子里的那些贴身衣物。

我开了灯,在里面翻找起来。

选到中意的后,自己解决了一次,因为有所准备,没有给她弄脏,放回远处后,躺到床上安心的睡着了。

事实证明,程雪对我还有所有警觉的,第二天她起早过来,就掀我的枕头,找遍了整个床没有任何发现。

“舅妈,你这是找什么啊?”我故意的问。

程雪不隐晦的说:“我看你小子有没有干坏事。

”“你都跑了,我还怎么干坏事啊?”程雪掀了被子,挠我的痒:“我让你胡说八道,连舅妈的便宜都占……。

”突然她停住了,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早起的小虫在裤裆里正昂扬着脑袋。

程雪看了差不多有十来秒,挪开视线说:“你再睡一会吧,我下去做饭。

”我心里暗想,说不定她多看到几次后,就会心甘情愿的被我“枪杀”了。

周日去学校期末考试,周一中午考完,一共七门。

吃饭回宿舍的路上遇见章小芷,她说:“感觉自己考的怎么样?”“还行吧,肯定在前十名。

”我自信满满的说。

“真的吗?”章小芷并不太相信的样子,她说:“如果你真能靠近前十的话,放暑假了,我请你去家里吃饭。

”“你说的哦?”我伸出小拇指。

章小芷也把小拇指伸过来:“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章小芷的手指,如同青葱般的修长白皙,质感细滑。

那次是我唯一一次和她有过肌肤接触的机会。

在学校闲呆了两天后,通知书发下来了。

我全班第十一名,恰好和第十名失之交臂。

可儿第一名,年级第三,另一个男生第二名,杨小沫第三。

她当场哭了起来。

众同窗或悲或喜,无人顾及她的感受。

唯独我又是安慰,又是递纸巾。

最后,我感叹的说:“下学期,你肯定当不了班长了。

”“你高兴了是不是,你媳妇是班长了,你在班上谁不用怕了。

”杨小沫没好气的说。

我指着自己:“哪轮到她,下学期得我来。

你要推荐我啊。

”“班主任老师不喜欢你,你当不了的。

”“下学期我们都熟识了,得民主选举产生,她不许指令。

”我说。

我们全班七十个人,金柱虽然才上了半学期的课,但也考上第五十名,尤其是语文成绩排在第七名。

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因为他其他科目都是不及格或者刚刚及格。

所有任课老师来布置完作业,一一道别后,我们收拾好被子回家。

一时之间,全村人的话题都围绕着可儿,段大贵也跟着风光了一阵子。

程雪对我的名次,基本满意。

因为她觉得我满脑子都想着坏事,还能得到这样的名次,已经相当不错了。

金宝逢人必说,他儿子只上了半个学期,语文还考了第七名。

这阵风过去以后,生活又回到了以往的平静。

打麦场我和程雪常去。

有一次一个村民说起了我那个躲在后山石洞生孩子的表舅,他已经被派出所抓起来了,据说还要坐牢。

因为他没有把女儿送人,而是以三千块钱卖给了别人。

当时我没敢吭声,准备明天去后山石洞看看。

我是乘程雪不注意,溜出去的。

一路上我还挺担心,害怕表舅他们两口子都被抓了,要是那样的话,他家里的两个女儿就没人照看了。

来到石洞前,我的心放了下来。

表舅的两个女儿就在懂前的平地上玩耍,之前没有这块平地,大概是我上次来过之后,表舅填平的。

“丹哥哥,你怎么来了?”大女孩笑嘻嘻的问。

“你爸妈呢?”我问。

她难过的说:“我爸爸被警察抓走了,我妈妈去地里干活去了。

”“你们吃饭了吗?”两个小女孩一起摇头。

我说带他们去买糖吃,两个人跑过来赶紧抓住了我的手。

在村里的小商店给她们买了些吃的,回到后山石洞,表舅妈已经回来了。

“你们俩去哪了,我都担心死了?”表舅妈迎上来,急切的责怪。

“丹哥哥,带我们去买糖吃了。

”两个小女孩抬头看着我说。

“真是没规矩。

”表舅妈说到这里,抬起头笑盈盈的对我说:“沈丹,你干什么惯着她们,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没事的,没花几块钱。

”我说。

两个小女孩丢下我,跑到了表舅妈身边。

大女儿乖巧的喂她吃糖,表舅妈反喂给她,然后让她们自己去一边玩了。

我问了一下关于表舅的情况。

表舅妈说:“我都跟表舅争过两三次,不让他把娃娃卖了,他非要那么做,现在他一出事,家里连个主心骨都没有了。

”“那你们为什么还住石洞啊,现在应该可以回家了啊?”表舅妈接着说:“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出事那天,段大贵带着镇里计生办的人来家里抓人,还抢走了家里所有的东西,连桌凳都没留下一个。

家里房子本来就破,现在除了几面墙,什么都没有了。

邻居村民们会对我们指指点点,倒不如住到这里呢,安静省心不说,也不用担心下雨天房顶漏雨。

”“这么小的地方,能住三个人吗?”我觉得她们家真的很可怜。

表舅妈摇摇头:“原来跟表舅在的时候,里面那小洞刚好铺张床睡觉。

石洞靠里面一放土,把孩子接过来以后,我就往里面挖了几米,现在宽敞多了,只是里面又是石头,再想扩大就不行了。

”“我可以去看看吗?”“当然可以了。

”表舅妈引着我进石洞,里面亮堂了许多,回头一望,才发现石墙上的两个小洞被凿大了。

里面的石洞比原先大了三四倍,支一张床后,还能放张长桌。

更主要的是外面高温难耐,这里面却凉爽适宜,比吹电风扇还舒服。

表舅妈见我没有要出去的意思,就让我在屋里呆一会上,歇歇凉。

然后自己出去了。

不大一会,两个小女孩哄闹着跑了进来,光着脚丫上了床,还非要拉着我一起睡。

把她们哄睡以后,我走出了石洞。

表舅妈在门口洗青菜。

我告诉她自己要回去了。

“沈丹……。

”表舅妈起身,赧涩的挽留:“留下吃晚饭吧。

”“不了。

”我苦笑的说:“我舅妈管的严,离开家久了,她就会到处找我。

改天我再来看你和妹妹们。

”“那我送送你吧。

”表舅妈跟了上来。

32。

相关阅读

你喜欢吗?

你喜欢吗?

为什么大部分男人喜欢给女人口?你男人喜欢给你口吗?你喜

为什么大部分男人喜欢给女人口?你男人喜欢给你口吗?你喜欢被口吗?欢迎畅所欲言哈,喜欢的送花花哟

今年最流行的包包你喜欢哪个颜色

今年最流行的包包你喜欢哪个颜色[奸笑]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