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文章

客房内,只剩下男人略带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件件衣服被丢落在地

时间:2017-12-04 14:09:01来源:情感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73次
 

美女衣服一件件

美女衣服一件件

客房内,只剩下男人略带粗重的喘息声,还有一件件衣服被丢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衣柜里面的少女睁着一双黑亮通透的眼睛,看着外面的一切,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男人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楚脸,不过她隐隐也知道了一件事情……似乎她又走错房门了。

手里的录音笔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粗心大意而停止工作,很尽职的透过衣柜打开的小缝隙,用带着摄像头的一面对着床上的男女。

男人是被两个高大的保镖模样的男人搀扶着进来的,看出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简单。

而那个一件件脱下男人衣服的女人,米苏一点都不会陌生。

今年才刚刚在A市蹿红的新生代偶像……白沐然。

看着面前昏睡着的男人,白沐然的眼底折射出兴奋的光芒,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地划过男人精壮的胸膛,有些着迷,连带着呼吸都渐渐地变得急促了起来。

男人一动不动,除了呼吸声音太过粗重让人觉得奇怪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

米苏努努嘴,收回了目光,手中的录音笔继续录着外面的一切。

米苏是A市果栏娱乐报的记者,这一次本来是因为收到了知情人的爆料到酒店捉奸的,不过似乎米苏的记性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好,不知道怎么的就跑错了房间了。

外面传来了女人低低的好听的声音,似乎是一个魔咒,让刻意分散注意力的米苏又忍不住集中精神仔细的听了起来。

“KING,虽然手段有点不入流,不过只要可以得到你,似乎都无所谓了。

你好好的享受吧。

”白沐然伸手,抓住男人的皮带扣子……啪的一声,在房间里面显得尤为明显。

米苏的呼吸也因此滞停了一秒,随后又恢复过来。

“呵呵。

”一道不属于女人的低沉声音,突然在客房里面响了起来,原本紧闭着双目的男人,蓦地睁开了双眼。

那一双宛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眸,冷漠的不带一点感情,就那么冷冷的看着面前正在解开他皮带的女人。

白沐然的手猛地顿住,随后扬起一抹动人的笑容,“你醒了?刚刚KING少太热情了,我都挡不住呢。

”男人没有说话,依旧用那冷漠的眼神看着她,渐渐地眼底染上了嘲讽的味道。

白沐然只觉得浑身僵硬了一下,嘴巴微张,想要继续解释什么,可是在男人那般的注视下,却实在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景少皇可不是什么可以轻易糊弄过去的男人,哪怕是在中了某种下流的毒的情况下,也绝对不会被如此低劣的谎言所蒙骗。

“滚……”冰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那宛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根本就生不出任何反抗的情绪。

白沐然的脸色倏地一变,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对上男人冰冷的视线,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

她动作有些狼狈的拉起身上的礼服,随后几乎是用逃的从房间里面出去了。

砰地一声,门被带上,整个客房再次的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米苏只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那个Z国的帝王,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亚洲的帝王,景少皇!她居然抓奸抓到景少皇的头上去了。

偷偷的把录音笔收了回来,米苏靠在衣柜壁上,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

客房里面很安静,安静的可以让人清晰的听到那不属于男人的心跳声。

景少皇眯起眼睛,有些危险的看向距离床不远的推门衣柜。

衣柜有一条明显的缝隙,那心跳声,似乎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景少皇甩了甩头,将身体传达过来的晕眩还有那他一点都不陌生的欲望甩开,随后看着衣柜好一会儿,才突然冷冷的开口,以一副命令的口吻,“出来。

”米苏心脏咯噔的跳了一下,那一瞬间她几乎都以为君少皇已经看到她了。

不过她很快又冷静下来,这个男人,应该不是在跟自己说话吧?这样想着,她又忍不住好奇的从那被拉开的门缝里面,偷偷的看了出去。

一张过分放大的脸,就那么直直的进入了她的视线范围。

男人刀刻一般尖锐的五官,还有那带着侵略性的黑眸,眼底丝毫没有掩饰住的不悦,以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气场,让米苏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尖叫出声。

“啊……”完蛋了,这个念头才刚刚进入米苏的脑海里面,衣柜的门,便被粗暴的拉开,而她也彻底的暴露在了男人的面前。

低头冷冷的看着缩在衣柜里面的女人,景少皇的瞳孔微微的紧缩,同时一股炙热的气息从小腹猛地蹿了上去,让他脸色微微一变。

该死的!白沐然给他下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烈性春药,药性很猛,哪怕是他有着超人一般的自制力,却也在药力的作用下,理智几乎崩溃!面前的女人不同于他以往认识的那些女人,她漆黑的瞳孔里面,映着他的身体,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恐惧。

她在害怕。

米苏现在只想哭。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塞牙缝,今年她肯定是犯太岁了吧?不然怎么会倒霉的事情一波接一波?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努力的挤出一个不算太难看的笑容,然后声音颤抖着传了出来,“那个,这位先生,如果我告诉你,我进错房间了,你会相信吗?”米苏尽量镇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就算他一言不发,可是却让人觉得压迫感十足。

危险的男人。

“呵呵。

”回应她的是男人略带嘲讽的笑声,随后一只大手突然朝着她伸了过来,直接抓着她的衣服,好像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了起来。

米苏的心脏又一次的停顿了,手脚拼命的挣扎,想要从男人的魔爪下逃脱。

下一秒,她被重重的丢在了那弹性十足的大床上,身体狠狠的弹起来又陷进去。

“这位先生,你你你,你想干什么?”米苏一脸惊慌的伸手挡在胸前,看着面前慢慢靠近的男人,警钟大作。

景少皇并没有理会她,只是站在床边低头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米苏一头长发用皮筋简单的绑了个马尾,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有些苍白,那一双灵动的眸子,此时氤氲着水汽,一六五的身高,却依旧让人觉得她小小的一团好像猫儿一样的可爱。

似乎并不讨厌。

景少皇大脑很快就收到了这样的一个信息,随后看着米苏一副怕得要死的表情,嘴角冷冷的勾起了一抹算是笑的弧度。

“女人的欲擒故纵,对我无效。

”冰冷的声音里面,带着很明显的讽刺。

米苏微微蹙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的害怕却是被他语气里面明显的讽刺驱散了不少。

“呵呵,真是无趣呢,没想到玩的小把戏这样就被你识破了。

”米苏勾出一抹浅淡的笑容,只是眼底的恐惧还是很明显。

可惜景少皇此时根本就看不到这些,一波波的涌上来的欲望让他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而面前少女传过来的淡淡馨香,似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让他眼神变得越发的炙热。

米苏狠狠的打了个寒颤,还不等她继续说话刺激景少皇让他讨厌自己,就感觉到有阴影笼罩了下来,抬头,就看到男人整个人朝着她压了过来。

“……”米苏睁着双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男人已经整个压在了她的身上,浑身滚烫得很不正常,那一双原本淡漠中带着嘲讽之色的眸子,此时已经被一种名为欲望的东西填满了。

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景少皇的大脑一片空白,随后凭着本能,吻住了那因为惊慌而微张的小嘴。

米苏大脑当机,身体僵硬又麻木的承受着男人炙热的略带侵略性的吻,直到感觉到有一只大手,不知何时已经撩起了她的衣服开始攻城略地,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伸手企图用力的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只是男人宛如一座山一般的压着,她那点力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

房间里面的空气,一瞬间变得炙热无比,男人越来越粗重的呼吸,还有女人不断被打断的呼叫声,让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暧昧起来。

米苏心里着急,比力气她肯定不是男人的对手,可是她也不能就这样把自己交给一个完全称得上陌生的男人。

手胡乱的摸索着,蓦地有冰冷的触感传递过来,让米苏眼睛一亮,也来不及思考自己抓住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直接抓起来就朝着景少皇后脑勺狠狠的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闷响,某种金属与肉体狠狠碰撞的声音传来,随后便是温热黏稠的某种液体滴落在米苏的脸上。

米苏怔愣几秒以后,伸手往脸上一抹,满手的鲜红让她下意识的尖叫,同时抬脚将还压在身上已经昏死过去的男人踹开。

看着男人倒在床上,鲜血一下子就把枕头染红了,米苏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不过出于对危险的本能趋避,让她慌乱的拉了拉衣服,随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

“听说没有,KING少昨晚在蒂森酒店被人打伤了。

”“早就听说了,据说都已经报警了,现在警方封锁了现场。

啧啧,真想知道到底是哪个不怕死的,居然敢对那位动手。

”“据说是个女人。

”“……”一早回到公司,米苏就听到了各种关于那个男人的言论。

“米苏,进来一下我办公室。

”就在米苏心中忐忑着担心着自己打伤景少皇的事情会不会被发现的时候,一道严肃刻板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耳中。

米苏猛然回神,脸色有些苍白,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三十多岁的女人穿着黑色刻板的套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于脑后,一张巴掌大的脸,带着一副金丝眼镜,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凌厉干练。

米苏耷拉着脑袋,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份文稿,走了过去。

房门才刚刚关上,外面的同事又开始议论起来。

米苏,米家大小姐,可以说是吃穿不愁的千金小姐,有花不完的钱,却偏偏跑到一个报社里面当了一名狗仔队。

在公司里面很多同事都是看不懂米苏这个人的。

进了办公室,米苏努努嘴,小声的问道:“主编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昨天你去了蒂森酒店。

”闫丽的声音依旧如她的人一样的刻板,平铺直叙的语气,说的是一句肯定句,而非疑问句。

米苏昨天去蒂森酒店的事情,高层是知道的。

米苏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上的文件夹。

她这个举动自然没有逃过闫丽的视线了,冷冷的扫了一眼那一双紧紧地抓着文件夹的骨节分明的小手,她勾唇冷冷的笑了笑,“你没有拿到该拿到的资料。

”“抱歉。

”米苏再次低头。

“抱歉?你觉得抱歉有用?一句抱歉就可以抵消你犯的错误?还是你觉得因为你是靠着米家的关系进来的,所以即使犯错也无所谓?”闫丽的话相当的刻薄,毫不留情的直戳米苏的心。

米苏脸色微微一变,“请不要拿我的家人来说事,这一次的事情是我错了,你要惩罚我或者是开除我都可以,可是请不要把这种事情牵扯到家人。

”闫丽冷冷的看着米苏,平静的等她说完,才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自然不敢开除你,回去写一份两千字的检讨。

”米苏退出了闫丽的办公室,手指依旧紧紧地抓着那一份文件。

外面的同事面面相觑,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米苏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开文档,看着空白的文档,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周围的人还在议论着什么,可是米苏却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K帝集团,总裁办公室。

额头缠着白色绷带的男人端坐在办公桌后面,面色清冷,即使是头上有那碍眼的白色绷带,也丝毫不影响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帝王气场。

“少爷,那个女人的背景已经调查清楚了。

是A市米家大小姐,现在在果栏娱乐报当见习记者,昨天的事情应该只是一个意外。

”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淡淡的开口,将刚刚调查出来的情况告诉面前帝王一般的男人。

“米家?”景少皇好看的眉头皱了皱,眼底带着几分的傲慢轻视,“把她所在的那家公司收购了。

”“是。

”中年男人没有任何异议的点头,在手上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什么。

“还有那个白沐然,我以后不想在A市再看到这个女人。

”居然给他下毒,简直是罪不可赦!景少皇浑身的气场突然变得凌厉起来,鹰隼一般的眼眸里面,带着森冷的杀意。

中年男人的脊背挺得更直了,“是。

”“安排我跟米家的当家家主见个面。

”男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脑海里面是那个女孩受惊的宛如小鹿一般的眼眸,还有毫不客气的给他一闷棍的狠辣,声音却依旧不带任何的温度。

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声音淡淡的传来,“好。

”正在纠结着检讨到底要怎么写的女孩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以后,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刚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变得很快,扑通扑通的,就好像在酒店第一次与那个男人目光相对的时候那感觉一般。

想到那个男人,米苏的脸色又是狠狠的一变,随后用力的甩了甩头,企图将心底的那一份不安甩开。

太安静了,距离男人出事都已经两天了,这种安静,反而是让米苏越发的不安起来,似乎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然展开。

》点此链接阅读余下全文!《重要提醒:请记得点击右下角心形,收藏文章,便于下次继续阅读哦!好书尽在快看小说

相关阅读

五、和我生孩子 师父一直偏心师姐,粗重活都是我做,

五、和我生孩子 师父一直偏心师姐,粗重活都是我做,好东西都是给师姐,但是我做梦也想不到连我的婚约,她都打算让师姐顶替。 被梅千眠戳

苏染染一手扶着墙,全身只剩下一条浴巾遮挡在腰侧,转

苏染染一手扶着墙,全身只剩下一条浴巾遮挡在腰侧,转过头狠狠的瞪着正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嘴角带着嘲讽:“小叔叔,你这样合适吗?我可是你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