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爱文章

【连城】阿姐办事效率一向很高,到第五天头

时间:2017-12-04 18:07:00来源:恋爱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77次
 

连城墟天

连城墟天

【连城】阿姐办事效率一向很高,到第五天头上,事情就有了眉目,红魔盗背后是雍王,雍王与太子的储君之争,在朝在野都不是秘密,准太子妃是清河崔家人,太子不娶她,等同于断去一大臂膀,又籍此缘由,连消带打除去不肯合作的林家,也算是一石二鸟。

我越看越是心惊,合了案卷,细细盘算。

阿姐倒是毫不紧张,闲闲地问:“怎样?”“棘手。

”我苦笑:“好在准太子妃没死,起码认起凶手来不算为难。

”“你的意思是——”“红魔盗肯定是活不成了,虽然事情是为雍王办的,但是雍王天性凉薄,必不肯下死力保他,太子那头,只要上不了公堂,对不了质,脸面得存,也就罢了,六扇门中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这样的事,官府自有不便,只好让江湖人出手。

“果然算计得明白,”阿姐笑道,“要我出手吗?”我摇头。

到底不愿意她为我,身涉险地。

我忙着认人,忙着盯梢,忙着估算最佳的出手时机,阿姐反而得了闲,每次归来,她都在画舫中,灯下画几笔画,写几张字,也问起进展,多少给我建议,又笑问我宝刀已老,尚能饭否。

我侧身去瞧她写的字,却是陆放翁的“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楷书、小篆、行草,横的竖的,反反复复,写满整张。

一时诧异:“阿姐什么时候开始忧国忧民了?”阿姐执笔少顿,一绺碎发滑下来,遮了半边眼脸:“我只是想起我们小的时候……”我默然而立,许久,叹息:“很久远了……”“仲秋……”阿姐打断我,“你记得我的名字吗?”“阿姐?”我越发诧异。

阿姐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她喜欢往前看,往前走,一路披荆斩棘,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她有我所不具备的勇气和斗志,可是她忽然说她想起我们小的时候,她突然问我她的名字,我张口结舌,她又扑哧一笑:“我最近真是太闲了——十多年没人叫过,连我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言罢收起纸笔,步履轻快,就要出门,我忽然想起来,我期期艾艾地张口,唤了一声:“连——城?”脚步顿住,背影僵住,风从外面吹进来,满头青丝欲乱,她没有应我,也没有回头,只站在门槛上,良久,低声道:“仲秋,是我杀了师父。

”——这是阿姐给我最后的机会,如我当时肯回头细想,如我当时明白这句话背后的犹豫、不舍、不甘,如我当时觉察她这许多年的不得已,如我不至于一意孤行,也许我们能有另外的结局,也许。

但是我没有,我就这样放任她离开,放任她消失在灯红酒绿的秦淮河上,放任茫茫夜色吞没她单薄和倔强的背影,吞没我与她所有不曾宣诸于口的情愫,吞没所有她的相思,我的牵念——那时候我以为我不爱她。

我以为我爱的,应是若舒这样明朗如阳光的女子,她没有阿姐这样复杂的心思,没有阿姐这样不堪回首的过去,但是我忘了,这样的若舒,也就没有与我同甘共苦的记忆,没有与我同生共死的勇气。

多少年之后我一个人远离江湖,远离庙堂,远离是非,远离所有烟柳繁华之地,却还记得那一夜的秦淮,那样寂寞的风,那样寂寞的水,那样旖旎到刻骨铭心的背影,那样百味杂陈的两个字,只是这时候,便我再唤百声,千声,这世上,也再无人应答于我。

连城,阿姐叫连城。

是谁在说,是谁在唱,是谁在写——此生谁料?

相关阅读

【赏金猎人】“红魔盗?”阿姐放下酒杯,“

【赏金猎人】“红魔盗?”阿姐放下酒杯,“可是上月风传污了准太子妃的那位?”“正是。”“你要找他?”我颔首应道:“是。”“仲秋,”阿姐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