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爱文章

离婚前一夜,他竟要去我做这种无耻的事富丽堂皇的西

时间:2017-12-02 05:08:00来源:恋爱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83次
 

那一夜他要了我

那一夜他要了我

离婚前一夜,他竟要去我做这种无耻的事......富丽堂皇的西式婚房内,挂着一张婚纱照。

  照片中俨然一对璧人,俊男美女,含情脉脉地对视着,似乎发誓要恩爱共度余生。

  然而……  林冉冉叹了一口气,酸涩地看着日历,上面已经画了三十个鲜红的圈,触目惊心。

  就在她拿起笔准备再画一个的时候,梳妆台上的手机忽然惊天动地地震了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

  是短信,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难道是推销广告?毕竟没什么人会给她发短信。

  算了,看看吧,反正也没事情做。

  林冉冉百无聊赖地点开了短信,只见上面赫然写着:  【想知道你老公的真面目吗?来凯悦酒店1608号房。

】  手机从她的手中滑落,重重地落在了地板上!  林冉冉的老公宋子恒,也就是婚纱照中那个帅气的男人,不仅是云城宋氏的独生继承人大少爷,更是她青涩的初恋。

  他们在大学里相遇,一见钟情,历经风雨走到了如今。

  宋氏是云城有头有脸的人家,饭店起家,名下还有其他产业,身家不菲,怎么看都不是她这种平凡家庭出身的女孩能配得上的。

  实际上,宋家那边的确看不上林冉冉,要不是宋子恒一直执意抗争,非她不娶,如今宋家的少奶奶怎么都轮不到她做。

  拉锯战持续了整整四年,最后,宋家的人终于妥协了,同意宋子恒娶林冉冉进门。

  就在林冉冉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走向幸福的人生时,婚礼前夜,新郎失踪了,直到婚礼结束都没露面。

  一夜之间,林冉冉从令人羡慕的宋家媳妇变成了整个云城的笑料。

  有什么比新郎在婚礼时落跑还要更惹人嘲笑的呢?  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幸灾乐祸:土鸡就是土鸡,以为嫁到宋家就能变成凤凰了吗?还不是照样被打脸!宋子恒一定是后悔了这桩不般配婚事,才会故意消失的。

  林冉冉苦苦等着宋子恒出现,可是她等了整整快一个月,宋子恒竟然都没有回到家里一次。

  手机打不通,其他联系方式统统失效,林冉冉也不知道该去找谁帮忙——宋家从上到下都瞧不起她这个刚进门的少奶奶,佣人们总是垂下眼皮,用鄙薄的眼神默默扫着她,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林冉冉只好去找她的婆婆,如今宋家的实际掌家人王萍。

  可王萍的回答让她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连自己的老公都拴不住,还有脸来找我?你想让我做什么,把他硬拉回来睡你吗?简直恬不知耻!既然你当不好宋家的少奶奶,那就别占着坑,有的是适合的人抢着当!”  想起婆婆刻薄的话,林冉冉颤抖着拿起摔落在地的手机,心中翻江倒海。

  她一直很相信宋子恒,总觉得他的失踪是有苦衷,他一定会回来和自己解释清楚。

  可是看到这条短信后,林冉冉有些动摇了,心中开始充盈着恐慌和不安。

  是继续等待,还是按照短信上说的,去酒店讨个答案?  林冉冉咬咬牙,最终还是抓起了手机和包包,悄悄出了宋宅……第2章 什么姿势没用过  林冉冉按照短信所说的来到了凯悦酒店,一路上低着头尽量不引人注意。

  1608号房门是虚掩着的,似乎是在等她到来。

  林冉冉心跳如雷,试探着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什么都看不见。

  她还没来得及打量房内的环境,忽然就被一双大手猛地拉倒在了床上!!  林冉冉差点尖叫出声,然而对方的似乎早有预料,一只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则强有力地禁锢住了她的纤腰,将她牢牢固定在了怀中。

  狭隘空间里,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贴,姿势暧昧而滚烫,林冉冉甚至能感受到身上躯体近乎完美的线条和体温,以及强有力的心跳,她整个人都要吓坏了。

  “别乱动,好戏就要上演了。

”  男人轻笑了一声,声音魅惑而低沉,充满了难以言喻的蛊惑魔力。

  什么好戏??  就在她恍然不知所措的时候,昏暗的房间忽然出现一块闪着光的屏幕,约莫有五六十英寸左右大小,简直像一个私人家庭影院。

  她还没来得及问这是什么,只见屏幕上忽然出现了画面,也响起了立体环绕音响。

  这画面和音响是如此逼真立体,以至于她都以为自己进了另一个房间。

  “这是隔壁房间的影像,监控器即时显示,喜欢么?”  男人话音刚落没多久,一男一女就纠缠着进了房间,才一踢上房门就迫不及待地拥抱着热吻起来,那饥渴的神态像是几十年没开荤的饿狼。

  不知为何,林冉冉总觉得这两个人看起来非常眼熟,直到二人吻够了分开的间隙,她的心里响起一声巨雷,几乎要瘫软在床上。

  这两个人竟然就是她消失了快一个月的老公宋子恒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惜惜!!!  林冉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拼命揉了揉眼,然而她发现就是他们,如假包换。

  两个人都是她最熟悉的人,怎么可能认错呢??  宋子恒抱起林惜惜一把扔到大床上,疯狂地撕扯着她身上本来就没多少的布料,露出了林惜惜一身白花花的皮肉。

  林惜惜矫揉做作地惊叫着,欲拒还迎地捂住自己身前的两个大杀器,娇声道:“姐夫,你轻一点,人家害怕嘛!”  宋子恒狞笑道:“小骚.货,装什么装!这一个月我都把你上烂了,什么姿势没用过,这个时候给我扮起清纯来了!”  “这不是学我姐吗?”林惜惜笑嘻嘻地说:“谁让姐夫你就喜欢我姐那个调调呢?”  “这种时候别和我提那个恶心的女人,倒胃口!”宋子恒的脸瞬时铁青,一把扑在了林惜惜的身上大动特动起来:“她算什么东西,给你提鞋都不配!看来是我不够卖力,你还有精力说些乱七八糟的话……”  接下来的场面十分不堪入目,男子的粗吼和女人的呻吟尖叫声弥漫了整个房间,比电影院3D包厢还生动刺激。

  林冉冉的双眼被泪水浸没,泪水顺着她的面颊不断地流下,又从线断成珠。

  她的心一片一片地碎成了渣,流着鲜红的血,痛不欲生。

  在这一刻,林冉冉十分后悔来到这里亲眼撞见这肮脏的一幕,噩梦般的场景!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她一定把那条短信彻底删除,假装一切都没发生过……

相关阅读

我的性欲望很强,我不想让他去外地打工,可他不听我的非要

我的性欲望很强,我不想让他去外地打工,可他不听我的非要去,我就慢慢的在微信上跟别的男人聊的很开放,我错了吗?

明天就要去天津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遗憾,心里不舍,可能

明天就要去天津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遗憾,心里不舍,可能因为走之前还想见你吧。明明有你的联系方式,也很想你,却不能联系你,可能少了一

这下,贺梓楷和程诺更是清楚,应该是龙熠锡走时,小美要去追

这下,贺梓楷和程诺更是清楚,应该是龙熠锡走时,小美要去追龙熠锡,然后……才会这样。 程诺更是细心地观察了女儿身上的伤,好像都不是被

(五)喋血。一夜月光大盛,打在书房的外壁

(五)喋血。一夜月光大盛,打在书房的外壁上惨白惨白,我心尖打了个突,推门进了书房。使金拨子拨亮了灯火,文廷风披发坐在椅中。他的面色日

你有和陌生人发生过一夜情吗?约过吗?能接受一夜情吗?

你有和陌生人发生过一夜情吗?约过吗?能接受一夜情吗?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