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恋爱文章

第四章 婚宴过后宋寅很少来找卓韶,即便来了,在看到

时间:2017-11-30 21:08:00来源:恋爱文章 作者:多美小编 阅读:76次
 

婚宴过后总结

婚宴过后总结

第四章 婚宴过后宋寅很少来找卓韶,即便来了,在看到拓戟后也免不了一阵挖苦,抑或是对她的浓妆艳抹冷嘲热讽。

看着卓韶日渐变得沉默,拓戟突地道:卓韶,我真的很想念,以前的那个你了。

她飞快地垂了头。

以前的那个她?她已经快要记不起了。

以往的她野得像个男孩子,可以无忧无虑在山中跑一天,可现在的她却因为害怕哪儿也不敢去。

与拓戟的初遇便是在山上。

那时在山中,因无人陪伴,她便想养些什么东西。

她把这个想法与娘说了,娘答应了,可却有两个要求:一便是不能养在房子里,须在外面给它建个窝;二便是无论捉到什么都不能嫌弃,须一视同仁地养起来。

于是她喜滋滋地在山上挖了陷阱,只是没想到捉到的会是个人。

那个人便是拓戟。

彼时他倒在自己挖好的大坑里昏迷不醒,十分狼狈。

卓韶有些嫌弃地看着他不可爱的脸,却因想起与娘的约定不得不将拓戟养起来。

她找了个山洞,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锁链将他的手脚绑住,第二天去看他时,果然他已经醒了,一脸愤怒警惕地望着她,像只被惹急的小猫咪。

她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子其实挺讨人喜欢。

她拍了拍他的脑袋说:来,我喂你吃饭! 他却立刻回:松绑了我能自己吃! 她立刻瞪了眼:松了绑你就跑了还吃什么饭! 拓戟被噎住,别扭地哼了哼。

她也哼了哼,抬手便将手里的食物塞进他的嘴巴里。

拓戟怒视着她,却只能无奈地吃起来。

过了半晌,卓韶凑过去问拓戟:你会舔人吗? 他却被吓得几乎扔了食物。

她莫名地耸了肩,解释道:宠物都会舔人,你试试吧,不会我教你!说着她便把脸凑了过去。

你你你,杀了我吧!他大声地尖叫,面上红色更是大作。

卓韶无奈,想着养宠物还得慢慢来,只能作罢。

之后的每天都在拓戟的尖叫声中结束,直到后来娘发现了这个少年的存在,大惊地盯着少年脸上的刺青,说要把少年送回家。

卓韶不乐意地大闹,拓戟却快哭了,于是卓韶只好安慰他:我就住在这里,想我就来看我好了。

拓戟眨着泪眼郑重点了点头,后来他回了神咒族,却每天都来找她玩。

时间改变了所有人的模样,当年那个嚣张跋扈的女孩变得懦弱胆小,而那个爱哭别扭的男孩却开始坚强勇敢。

她不是没想过。

如果一切都能不改变,那该有多好? 第五章 几日后萧音邀了卓韶一起去游湖,同行的还有宋寅。

卓韶直觉这件事并不简单。

她在床舱里担忧地来回踱步,拓戟有些无奈地将她按在凳子上,笑着转身离开:我去外面给你拿点水果来。

她胡乱点了点头。

可没想到这一去,他许久没回来。

之后她听见了外面一阵喧哗。

她着急地跑出去,便望见两个正在水面上挣扎的身影。

一个是萧音,另一个正是拓戟! 不断有随从跳入水面,可他们救的只有萧音。

拓戟的身影在水面越来越小。

站在船头的宋寅见了卓韶,大步向她走来,抓着她厉声质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叫拓戟推音儿下水!你 卓韶没答他,已蓦地跳入水中。

初春的湖水凉得刺骨,她拼命地划动水面。

身后传来宋寅惊慌的喊叫声,她却听不真切。

她紧紧地抱住拓戟,他已经没了意识,她只能死死地咬牙撑着最后的力气将他带向船边。

体力的消耗让她的牙关咯吱作响,下一刻却有双手突然将她用力抬起。

是宋寅。

这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上了船。

宋寅几乎脱了力,一上船便被刚得救的萧音紧紧抱住,哭得满脸泪痕,大呼着王爷身体尊贵怎可轻易下水,宋寅一直不说话,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

可卓韶却已经顾不上其他,她惊慌地将拓戟的身体放平,用尽全力挤压他的胸腹处,可他却安静得无声无息。

巨大的恐惧与无助感将她层层包裹,她哭得视线模糊却不肯放弃,宋寅上来想拉她却被她狠狠挥开。

不知过了许久,她已经没了丝毫力气,可拓戟依旧毫无起色。

她瘫坐在船板上号啕大哭,却在这时,拓戟咳出了水! 他咳了许久,半晌望着她,模模糊糊地喊她的名字。

她怔怔地不敢动,许久才哭着飞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所有欢喜在这一刻爆发。

拓戟被她冲撞的力道吓着,又咳了几声,亦回抱住她,动作轻柔。

宋寅却在这时冷笑出声,萧音指着拓戟尖声控诉:王爷要为我做主!当时所有人都看见了,是拓戟将我推进了湖中,这后面还不知道是谁指使的呢! 你胡说!拓戟大怒着打断,是你死抓着我往水里跳! 那么多人看见你还想狡辩?宋寅大声质问,下一刻却迎上卓韶恳求的目光,他默了默,沉声道,这事必须有个结果,是拓戟推的音儿落水。

来人,将拓戟单独关押起来,三天后再行处罚! 四周一片哗然。

谁都未料想到,事情竟被搁置下来。

萧音敛了眉眼看不出情绪,半晌她忽然嗅了嗅,眸中光亮一闪而过。

卓韶庆幸地紧紧握住拓戟的手,却止不住轻颤:不要担心,我会日夜去为你求情你,你不要怕! 拓戟轻笑出来:我怎么会害怕,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三天后我就出来陪你。

嗯。

她含着泪重重地点头。

那天傍晚拓戟便被关了起来。

卓韶恍惚地回了房间,不知不觉中模糊睡去。

像是被梦魇住了,她望见拓戟被许多人团团捆绑在椅子上,一个人掐住他的咽喉不让他说话,而另一边则有人拿着剪刀将他的嘴狠狠掰开 她蓦地睁开眼,入眼满是沉重的黑暗。

刚刚的一切皆是梦,可梦境的真实却叫她浑身发颤。

她踉跄着翻身下床向禁闭室拼命跑去。

禁闭室的门异常地大开着,她怔了怔,指尖发颤地推开虚掩着的大门。

禁闭室内,拓戟的身前站着两个人,而这时的他颓然昏迷在地上,嘴旁满是鲜血,在他不远处的地上,赫然有着一把沾满血迹的剪刀! 一切都与梦中一模一样! 她手脚发凉,一步步走近他,每一步都像踩在了刀尖上,直至将拓戟抱入怀中,她才声嘶力竭地哭了出来。

拓戟身前的两个人她看得一清二楚。

是宋寅与萧音!

相关阅读

姐姐家儿子七岁了,周末让来我这睡,晚上男朋友过来了,非要

姐姐家儿子七岁了,周末让来我这睡,晚上男朋友过来了,非要啪啪,我想着小孩睡觉了,没事应该,做一半正尽兴的时候,小家伙居然说,小姨不要晃床

有一天,我们过事情来了很多新朋好友给我家送礼,到了晚上

有一天,我们过事情来了很多新朋好友给我家送礼,到了晚上都没回家,住在了我家呢,那晚人多,我老公他妈还有我跟老公还有儿子睡在一起,我老

我一次更男友做的时候,我姐打电话来了,谁知道那时候我跟

我一次更男友做的时候,我姐打电话来了,谁知道那时候我跟我男朋友第一次做,然后我姐就跟我说话嘛,谁知道我男友故意使劲的顶我,我就连忙

佛经上说:男人,女人到世界上干啥来了?是了缘来的。

佛经上说:男人,女人到世界上干啥来了?是了缘来的。无缘不聚,无债不来。做女人的,多数都怨恨丈夫,不怨恨丈夫的少。男人也许会说:我媳妇

那么问题来了,宝宝们快来帮我!上个月跟男票爱爱很多次,每

那么问题来了,宝宝们快来帮我!上个月跟男票爱爱很多次,每次都是体外射的。我呢每个月16号来那个的。前个月爱爱就比较少些吧。就好像

分享到: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